2019,像极了1995

摘要:Z 世代是指 1990 年代中叶至 2010 年前出生的人,他们又被称为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统指受到互联网、即时通讯、短讯、MP3、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

3211111111111

2019 年经济进入焦灼状态,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因为,每一个产业、每一个领域早已悄悄发生巨变。

科技复利正在加速产业周期的迭代爱因斯坦说,世界有第八大奇迹,前七大奇迹是长城、金字塔等,第八大奇迹就是复利。 今天,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享受前所未有的科技复利,ABCD(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数据Data)+5G 新技术的力量推动了产业周期快速迭代。 成为独角兽的时间越来越短,在估值成长上也有加速趋势。过去一个企业要成长为独角兽,可能需要 10 年、20 年。IBM 成长为独角兽花了 27 年,新东方用了 24 年,而蚂蚁金服只用了 10 个月。过去,一个项目可能 10 年才能达到 10 亿美元估值,现在可能只需要三四年。 ABCD+5G 新技术,让我们从消费互联网迈进了产业互联网,从人与人的连接时代走向了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它在重塑这个世界。

消费升级时代加速到来 10 年后,即 2028 年,这个地球上有 30% 的人口(差不多 25 亿)是 Z 世代。 注:

Z 世代是指 1990 年代中叶至 2010 年前出生的人,他们又被称为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统指受到互联网、即时通讯、短讯、MP3、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

Y 世代这个名词被公认为美国人在 20 世纪的最后一个世代,在这个世代诞生成长,进入青年期后,2000 年就过了。 相较于 Y 世代,Z 世代的消费者有三个消费趋势:从拥有更多走向了拥有更好;从功能满足走向情感满足;从物理高价走向了心理溢价。他们愿意为了一杯喜茶排队两小时,有时间也有实力让一部电影票房冲上十亿、二十亿…… 新消费浪潮在这三个趋势的推动下,产业加速迭代。小米不再是小米,而是集“生活”于一身的大家族。瑞幸咖啡重新定义咖啡场景,打破了星巴克在第三空间市场的垄断,18 个月内迅速抢滩上市…… 这个景象在现代商业史上,并不是一个独特的中国现象。“工业革命以来的大国中,当一个国家的中产阶层成为它的消费和就业主力时,这个国家的本土商业文明意识就一定会崛起。”财经作家吴晓波说, 1900 年代美国和 1960 年代日本所发生的事情,今天在中国同样发生了,这一轮审美迭代估计长达 20 年。这对很多制造业来说是个好消息。

全球贸易竞争格局突变自 2018 年 3 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从 2019 年上半年数据来看,中欧贸易总额达到了 3379.9 亿美元,同比增长 11%,对东盟的贸易总额达到了 2918.5 亿美元,增长 10%,相比之下,对美国的进口额达到了 2583.3 亿美元,同比下降了 9%。 也就是说,东盟国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四年来,中国首次不再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美国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除了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与关税纠纷,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在于近来年中国积极对外贸易多元化方向发展,并已取得了显著成绩。”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院付一夫分析。

从 2019 年上半年外贸形式上看,“一带一路”对中国进出口拉动作用极为明显,不仅高于全国外贸整体增速,占外贸总值的比重也在不断上升。 “这充分表明,中国对欧美、日本等传统外贸市场的依赖程度在不断降低,而中国的对外贸易伙伴、渠道和市场也日益多元化。”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带来利好,让沿线国家同中国增进贸易往来的同时,在全球经济下行趋势延续的背景下,外需疲软难免继续对中国外贸造成压力。也就是说,要进一步稳定外贸,中国必须注重更高质发展。 这就要求企业对于全球产业链的重新配置,对全球贸易结构、科技的重新配置都在发生根本性的结构性的变化。这也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后,将加速中国消费升级时代的到来。

如何在下一个周期里软着陆?关于如何度过这个产业寒冬,在下一个周期里软着陆问题,吴晓波认为,唯有创新和不断突破,不断迭代、试错、小步快跑。 那么,该如何创新、突破和迭代呢?下面我们抽丝剥茧一一分析。 1.战略上:变革当趁好时光 “变革当趁好时光”是 IBM 的一句名言。今天看来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当你原有业务快速下滑时,才想长出一个新业务非常难。 “所以,当现有业务还强大的同时,开始做第二曲线。”连界资本董事长、牛津大学基石院士王玥分析。在发展自己第二个主力业务时,找到那些

能够帮你打开思维的方法和人才,变得非常重要。 HR 和教授经常会讲到柯达的案例,做胶片的柯达输掉了整个数码时代。但是当时如果柯达真的 all in 了数码时代,它就能活下来吗?不能,因为智能手机又把数码时代超越了,而且用时很短。 还有一些公司做另一件事——竹林战略。 马云、马化腾非常聪明,他们知道在 10 年前、20 年前,原来的那批公司有多强大,比如雅虎、易贝,今天(阿里、腾讯)他们变成了时代的宠儿,变成了行业的巅峰,那么,再过 10 年、20 年怎么办呢? 马云用湖畔大学+阿里生态投资的方式去做,腾讯以投了数百家公司的方式去做,崛起的小米在把自己的小米手机做强大的同时,也做了整个的协同生态,构成小米生态链。 所以在很多企业从战略层面上去做增长的时候,第二曲线+生态布局,变成了战略层面上一个非常主要的战略措施。 在组织内部,有一种说法叫分形创新,让一线员工成立创新小组,甚至打破层级,可以直接跟 CEO 汇报,在行业边界上不断地找出一些新增长点去尝试。(这是垂直流动的手段)还有一种手段,水平流动:把公司外面的,甚至行业外面的很多优秀的创业者、创业团队都聚集在周边,通过定期的交流,通过生态的孵化,甚至通过直接投资的方式,让他们为我所用。创新人才不一定为你所有,但一定要做到为你所用。 垂直流动就是让一线的员工在边缘地带成立一些创新小组,可以跃级汇报。 水平流动就像小米一样,形成生态链,帮助企业完成新旧动能转换。

 2.思维上:改变传统线性思维模式 从目前来看,上半年的“冷”,正如任正非今年 2 月份在北京做汇报时说的一句话:“今年的冬天,不再是靠‘熬’能够过去的。”他在汇报上讲,今年中国的经济周期和技术周期进入到了非线性的状态,不是靠原来的逻辑、原来所积累的核心能力就能够持续下去的。周期仍然存在,但周期呈现出了新的特征。 线性的经济发展正在成为过去。从 2008 年到 2018 年,十年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低于 2008 年前三十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与此同时,2018 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过去十年的巅峰。 从 2019 年开始,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美国经济从 2018 年的 2.8、2.9(百分点)逐渐降到2到1.8左右;日本会降到 0.5 左右;中国经济会逐渐降到 6 左右。 可见,高速的、扩张的、强劲的经济增长,与企业扩张、布局、增规模的时代慢慢已成过去,一个慢增长的环境已经到来。“过去企业家遇到困难,通常的办法是减库存、减成本,熬一熬,希望就能熬过去,但现在不行了。”任正非说。当下经济下降的同时,面临的是一个面的、整体的、巨大的结构性的冲击。这时,传统的线性的办法已经不能应对这个结构性的挑战,思维模式必须完成由传统线性的思维向结构性思维的转变,从这些巨大的结构性中找到新机会。

 3.机会上:下一个 10 年,属于产业互联网 “接下来十年会出现一个新机会,‘它像极了 1995 年,也像极了 2010 年’。”王玥解释,1995 年,互联网刚刚开始,如果你当时手上有 100 万,你可以选择在北京买一套能升值的房子,也可以选择投给当时的互联网公司,抓住新经济崛起的机会。2010 年,移动互联网之争开始,张一鸣、王兴还在创业,而帮助过他们的李志刚则因为自己的好眼光,获得了很多资本大咖的青睐。在今年两会上,马化腾的提案中也频繁出现“产业互联网”,他认为,产业互联网是未来全新的大领域,有很多想象空间。 为什么说产业互联网是下一个十年新一轮的机会? 计算机的相关技术起源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五十年代,美国军方正式研究互联网;70 年代,互联网开始民营化,用了近三十四年的时间才得以普及。 “由此可见,一项技术从底层研究到最终爆发至少需要 50 年,甚至是 70-80 年的时间。”王玥总结说。从投资的角度来讲,要看爆发阶段。大概在 2020 年,互联网技术马上进入尾期阶段,后面则呈下滑趋势。 而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技术,正处于一个高速上升期。 互联网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它将渗透到产业,并对其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环节进行升级改造,进而形成极其丰富的全新场景,极大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接下来的十年,将是由 ABCD+X+5G 带来的沸腾的十年。

 4.资金上:敬畏现金,谨慎扩张 2019 年,由于经济环境的影响,资本市场受到波及,很多投资基金募资不力,不少投资机构已经从四面出击转为持币观望。 因此,那些目前尚未处于头部、还没有跑出来的同类型的企业,2019 年估计已经很难再获得投资机构的垂青了。也就是说,对这部分企业而言,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靠自己熬了。 加上形式和市场环境方面,由于国际环境的进一步恶化,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产品出口等将受到更大制约,大宗商品价格也更加不稳定,从而给企业的运行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市场需求也会因为整体环境的变化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从各项支持和政策出台上看,虽然政府改善营商环境的措施一个接一个,尤其是减税政策,已经能够让相当一部分企业受益。但企业仍然需要注重现金流,现金为王,谨慎扩张一味扩张、严重依赖政府支持,只会让自己陷入泥淖而不可自拔。 最近,亚当斯密经济学公众号的《首富们的 2019 忐忑》一文从侧面反映了“步入 2019,首富们日益忐忑,在悬崖边缘徘徊。”

从首富到首负,除了次贷危机,中国经济步入“再平衡”、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中国金融结构不合理,资本市场发展严重滞后,导致企业过度依赖债务融资等外在原因外,更多的在于企业自身,缺乏对现金流重要性的敬畏。好大喜功、蒙眼狂奔,缺乏工匠精神。最典型的是新光集团:直到新光集团债务爆雷之前一个月,ST 新光还在准备收购港股风力发电传动设备供应商中国传动部分股权,交易额高达 83 亿元,而当时 ST 新光账面资金只有区区不到 3 亿元! 对于宁波银亿而言,2016 年豪掷 120 多亿收购了美国 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结果赌上了身家性命。 “这么大的企业碰到困难,政府也不会不管。”这种把政府当成救星的思想,也让这些首富们更加放肆。如今,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去杠杆和淘汰僵尸企业的政策导向,他们瞬间就会变成首负。

最后的话实际上,外在环境一直都处于不确定的状态,这也是它有意思的地方。作为个体或企业,少一些蒙眼狂奔的冲动,多一份任正非式的工匠精神,敬畏市场,是一直不变的。*参考文章:1.公众号学思笔记《经济寒冬的背后是阶层固化》2.公众号亚当斯密经济学(ID:zhenghedao)《丈量从首富到首负的距离》3.公众号笔记侠(ID:notesman)《下一个十年,一切皆重来》4.公众号笔记侠(ID:notesman)《赚钱的底层逻辑,变了!》5.公众号笔记侠(ID:notesman)《创业10年,我只看中这一种能力》6.公众号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四年来首次,中国不再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本文为 QQ分分彩开奖(http://www.sy-print.com)转载作品,作者: 杨丽,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QQ分分彩开奖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